欢迎来到会计师网站会计师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会计师首页 >> 企业 >> 聚焦行业 >> 制造业 >> 正文

起底8亿元"羊毛变羊绒"骗税案

2013-12-04 09:14来源:第一财经打印订阅
[导读]虚开增值税发票主要在北方的一些城市,货物出口在上海,货物进口在深圳,作案区域跨度非常大,一条龙作案手法考验监管。

  一封匿名举报信和随后警方长达五个月调查取证,揭开了案值8亿余元骗税黑幕。

  近日,上海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在发布会上勾勒了这一骗税团伙的作案手法:将普通的羊毛纱线谎报“羊绒纱线”高价出口,再以“棉纱线”低价进口,就这样“空转”往返,4年左右的时间,以黄某、陈某为主的犯罪团伙累计出口金额近70亿元,骗取出口退税款8亿余元。

  主办此案的上海经侦总队五支队探长赵佳元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犯罪团伙内部实行严格分工,从控制北方的生产企业以虚开增值税发票,到从上海抬高货物出口价格,再到利用控制的境外公司购买货物,并再次将货物低价从深圳入关并运转至上海等环节都有专人负责,互不打听干涉,这种涵盖上中下游“全产业链”使得作案隐蔽性非常强。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骗税过亿元的案件中都有团伙全产业链作案的特征,而且作案手法相当专业,并呈现跨区域作案的趋势。赵佳元认为应通过加强公安、税务、海关等部门联合执法来加强监管。

  详解骗税手法

  去年,上海国税局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举报黄某控制的上海美梭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美梭”)存在巨额骗税行为。国税局稽查队调查后虽没什么进展,但认为美梭在外贸过程中涉嫌骗取出口退税。

  2012年9月,国税局向上海公安局移交线索,赵佳元所在的探组负责侦办此案。

  “接到线索后,我们调查了美梭,发现其员工也就100人左右,机器设备并不多,据此测算美梭不大可能出口这么多纱线,所以有骗税嫌疑,于是就立案侦查。”赵佳元告诉本报记者。

  侦查悄然进行。办案人员开始理顺美梭与其有业务往来的公司之间的关系,以及这些公司高层人员之间的关系。“我们发现黄某等与境外关联公司人员走动频繁,就感觉他们有可能和香港公司勾结骗税。”赵佳元说。

  一段时间侦查后,办案人员基本理清了美梭与关联公司间的关系。

  美梭在上海、山东、苏州等地有四家子公司,由法人黄某和陈某控制。这四家公司从采购羊绒原料、再进行梳绒、洗绒,染色纺纱或者做成成衣出口有明确分工。

  赵佳员称“主犯黄某很早就做羊绒生意,资历很老”。深谙羊绒出口生意的黄某打起了出口骗税的主意,国家对羊绒纱线退税率是16%,高退税率让黄某等人有利可图。

  黄某拉拢几个河北清河籍人,让他们去内蒙古、宁夏、辽宁设立公司,主要目的是为了让这些公司虚构并抬高收购羊毛、羊绒价格,为其大肆虚开增值税发票。河北清河县是中国羊绒之都。

  虚开增值税发票涉及两块,一块是农户与清河籍人的公司之间。一般来说,农户将羊毛、羊绒等农副产品卖给公司要开农副产品发票,这种发票可以作为公司的进项税抵扣,一般由农户去税务局领取或收购公司代领,开票形式是手写,具体交易额只有双方知道,所以这为一些公司让农户虚开发票提供便捷。税务机关主要通过农户的银行卡来监管交易额度,但事实上有些公司直接持有农户的银行卡,往银行卡里打入虚开发票的额度,私下将钱给农户,以逃避监管。

  另一块虚开发票是在清河籍人控制的公司与黄某公司之间。“比如黄某从清河籍人拿了100万的货,但却按1000万货来报以虚开发票,然后黄某打款给清河籍人1000万元,清河籍人只拿100万元,另外900万通过地下钱庄汇至黄某控制的境外公司,然后通过境外公司再打给黄某的公司。”

  大笔虚开增值税发票后,黄某等人再抛高出口货物价格,也就是将羊毛纱线谎报成羊绒纱线出口,以此获取巨额退税。

  羊毛纱线和羊绒纱线只有一字之差,价格却相差10多倍。“羊绒被称为软黄金,市场平均价在80万元/吨,而羊毛均价只有8万元/吨。犯罪团伙虚报品名是为了骗取更多的退税,如果出口金额大结汇金额就大,退税金额也就高。”赵佳元称。

  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五支队副支队长徐翔说,黄某公司出口的所谓羊绒纱线报价高于千元每公斤,比同一关区、同一品种的物品都要高出许多。

  为何海关没有发现黄某公司虚报品名?

  赵佳元说,海关一般通过X光来检测货物形状,黄某谎报的羊绒纱线和羊毛纱线都是线状,所以海关无法检出。因为上海口岸繁忙,被抽检的概率低。即使海关抽检到这批货物,非技术人员辨不出羊毛纱线和羊绒纱线的区别。“一根纱线里含羊绒是30%还是70%靠手摸分辨不出来,但价格却相差很大。黄某伪报的羊绒纱线号称羊绒含量80%,但实际上只有40%左右。”

  拥有了虚开的增值税发票和实际货物,黄某开始利用自己控制的香港“空壳”公司购买货物,形成出口假象。

  “黄某勾结了两个香港人,让他们在境外接货。黄某为了保持货款一致,就把货款打给宁夏、内蒙古等公司,指示相关负责人把资金划给上述两位香港人的地下钱庄账户里,然后两个香港人将人民币兑换成港币,再将港币兑换成美金,然后以外商的名义把美金汇给美梭及相关的外贸公司的账户。两名香港人员通过非法汇兑外汇,造成了美梭从事正规出口的假象。”赵佳元告诉本报记者。

  在货物运抵境外后,再由香港人控制的“空壳”公司将同批货物虚报品名为“棉纱线”,以约16元/公斤的低价卖入境内由黄某控制的公司,重新包装后再做循环出口。为了做到票货一致,黄某将进口至深圳的货物舍近求远先运到河北关联公司,再运抵上海自己控制的公司。

  羊毛纱线变羊绒纱线,再变成“棉纱线”进口,这批1300万公斤的羊毛纱线就这样“空转”往返,4年左右的时间里,黄某控制的公司累计出口金额近70亿元人民币,骗取出口退税款8亿余元。

  在基本弄清犯罪团伙的作案手法和人员结构后,上海公安联合海关和税务部门成立专案组,调查取证。

  今年1月,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部署下,上海市公安局联合广东省公安厅在沪粤两地同时开展集中收网,抓获黄某、陈某等17名团伙成员,破获这起涉及8亿余元的特大骗取出口退税案,当场缴获用于骗税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4000余万元,冻结、查封涉案资产价值1亿余元,查封羊毛纱线1800箱,价值2000余万元。

  警方预估追回税款损失1.3亿~1.5亿元。黄某等犯罪团伙虽四年间骗税8亿余元,但扣去骗税的成本,实际获益大概在两三亿元。

  受累于该案及市场影响,上海三毛(600689.SH)第三季度相关业务收入同比下降840万左右,而且税收机关对其下属企业暂停出口退税,使得当期非经常损益中政府补贴收入对净利润的影响同比减少3900万左右。

  “一条龙”骗税手法频现

  以黄某、陈某为首的犯罪团伙37人各司其职:有的负责寻找生产企业和货源,有的负责安排“开票方”,有的负责进出口的申报,还有人专门负责在境外注册“空壳公司”进行内外交易以及广东到上海的物流中转运输,可以说涵盖了上中下游“全产业链”。

  “从骗税环节来看,他们作案手法比较复杂,虚开增值税发票主要在北方的一些城市,货物出口在上海,货物进口在深圳,作案区域跨度非常大。而且美梭是在掺杂着真实业务、披着纳税大户合法的外衣下骗税,隐蔽性强。另外他们分工明确,虚开发票的人不会掺和地下钱庄的事,负责物流的人不会掺和开发票的事,而且境外人员的参与加大了取证的难度。黄某也很注重细节,比如让货车兜圈就是为了保持货票一致,境外设立的壳公司名字也与一些日本知名企业十分相似,各种手续文件都是真实的。”赵佳元称。

  其实团伙作案和“一条龙”的骗税手法已不鲜见。今年以来,我国对出口骗税违法犯罪活动“重拳”打击。截至10月底,15个重点地区税务、公安、海关部门紧密配合,共检查出口企业2000余户,直接挽回税收损失30多亿元。

  团伙一条龙式的骗税手法更加专业,而且隐蔽性强,这给监管部门带来难题。

  在黄某骗税案中开增值税发票需要支付“开票费”4个点,注册外贸公司、租房子、人员工资大概需要4个点,其他成本3个点,总共需要约11个点,而按照纺织品退税16个点计算,一来一回稳赚4~5个点利润,可谓“无风险投资”。

  有人认为降低出口退税率,比如纺织品退税降5个百分点,是否犯罪分子就无利可图?

  对此,赵佳元认为降低出口退税率并不能解决问题。“降低出口退税税率5个点并不意味着犯罪分子无利可图。比如由退税16个点降至10个点,犯罪分子可能会压低开票至2~3个点,其他费用也会降,虽然较之前的非法利润较有所降低,但不会为零,可能以前5~6个点利润压缩到2个点。

  为了应对团伙“一条龙”式骗税手法,警方与海关、税务已建立了联合办案机制。“我们根据对去年办了电子产品出口骗税及前不久CPU出口骗税的经验,海关对于某些产品便携带价值高一些高危产品建立预警机制,根据这个产品分类,税务机关也对相关企业开票加大监管力度。因为骗税是过去式,一些案件又涉及境外公司与人员,存在取证难,我们只能和海关、税务、银行来进行加大联合执法力度。”赵佳元说。

( 责编:卜筱 )
会计师企业
 
来而往之
频道编辑邮箱:demi@acc.cn
 
本站PR为4,PR<4的已移至频道内面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广告服务|友情链接